桃乃木最惨烈的一部

桃乃木最惨烈的一部

方有执曰:眩风旋而目运也,风故不恶寒能食。加减法:若脐上筑者,肾气动也,去术加桂四两。

小有劳身即发热,口开前板齿燥者,乃劳则动热,暑热益烈,伤阴液也,此皆中暍危证。吐则以补中益气汤加淡豆豉探吐之。

病状未定,不可以药,当刺肺俞,以泻太阳,以太阳与肺通也;当刺肝俞,以泻少阳,以肝与胆合也。正虚邪盛,故主成无己曰:下利里虚也,脉当微弱,反实者,病胜藏也,故死。

此少阳之邪,已转属胃,胃和则愈者,言当用药以下胃中之热,而使之和平也。答曰:此系阳明府实大热之证,胃中糟粕为邪所壅,留着于内,其未成□者,或时得下,其已成□者,终不得出,则燥屎为下利之根,燥屎不得出,则邪热上乘于心,所以谵语。

下之愈,宜大承气汤。方有执曰:发热邪在表也,脉沉少阴位北而居里也,以其居里,邪在表而发热,故曰反也,以邪在表不在里,故用麻黄以发之;以其本阴而标寒,故用附子以温之。

喻昌曰:两经合病,当用两经之药,何得专用麻黄汤耶?成无己曰:邪气外盛,阳不主里,则里气不和。

Leave a Reply